“奔五”媽媽考上研究生:愛美愛學習,要像小姑娘一樣生活

2021年07月07日10:29

來源:揚子晚報

  宋世鋒

  48週歲這一年,謝常紅和21歲的兒子一起參加研究生考試,順利通過初試和複試,今年9月份即將進入長春的一所大學攻讀英語翻譯專業碩士研究生。

  近日,接受紫牛新聞記者採訪時,謝常紅表示,女性不管到什麼年齡,都不要放棄自己。她雖然年齡“奔五”,但還是渾身上下充滿活力,愛美、愛學習,希望像小姑娘一樣生活。 揚子晚報/紫牛新聞記者 宋世鋒

  “我快50歲了,今年去讀研究生”

  謝常紅家在吉林省德惠市,這是一個距離長春不遠的縣級市,坐高鐵只要20多分鐘。5月12日,謝常紅刷微博的時候看到一個有關女性年齡焦慮的話題,很多人在下邊評論。她看了一下,覺得怎麼會這樣,就留言説:“我快50了,今年去讀研究生,希望可以鼓舞到大家。”

  這句話引起很多人的關注,點贊數在那條微博的評論裏排在第一位。

  不經意的留言引起這麼大的反響,這讓謝常紅感到有點意外。“我並不是想炫耀,但是真的有很多女孩子給我留言,説‘姐姐太令我感動了,我覺得自己都有力量了。’我想,要是我能起到這樣一個榜樣作用,讓看到我經歷的人能不放棄自己,能更加努力,這樣也挺好的。”

  1972年,謝常紅出生在吉林省榆樹市一個普通農村家庭。然而,她與普通孩子相比卻有點不普通,右腿先天性比左腿短一些。她性格開朗活潑,愛笑、愛唱、愛玩、愛美,雖然一出生就失去了跳躍奔跑的權利,但是除了走路有點不好看,其他沒什麼影響。

  謝常紅在1993年參加高考時失利,總分只過重點線7分。志願也沒填好,最終被一所醫學院錄取。她的理想不是學醫,進校之後發現,自己確實也不適合學醫。學醫要做實驗,她根本不敢解剖動物,只能看別人做。看細胞要用顯微鏡,她一看就頭疼。

  她拿過一等獎學金,當了五年班長,還經常參加歌唱比賽。畢業後考醫師資格證,高出合格線一百多分。但她知道自己是個理論的巨人、實踐的矮子。

  “放棄做醫生,我一點都不後悔”

  1998年,謝常紅大學畢業,被分配到榆樹市一家醫院的婦產科。這是一份好工作,但她知道幹不了,心裏特別痛苦。她是遺傳性左撇子,很多醫療器械是為右手設計的,左撇子用起來不是很方便,當醫生做手術困難比較大。用右手拿着器械哆哆嗦嗦地縫針,她心裏感到很不安。

  她一畢業就結婚了,愛人在德惠市,兩人很快有了孩子。兩地分居也不是辦法,那時候調動工作難度非常大。當時她心想,畢竟受過大學教育,即使不從事本專業,別的東西還是可以做的,不一定非得當醫生。考慮到這些因素,半年後她牙一咬就辭職了。“放棄做醫生,我一點都不後悔。”

  謝常紅在中學時英語成績很好,大學期間過了四級之後雖然沒有再學英語,但是基礎還在。她家旁邊有一個輔導班,她找了一些參考書,重新學了一遍英語,在那裏當起英語輔導老師,收入和正常上班的人差不多。

  因為大學一畢業就結婚生子,沒經歷過“單身貴族”的日子,謝常紅覺得人生缺了一些東西,好想去彌補。

  孩子七八歲的時候,她曾經出去闖蕩過兩次,推銷過藥品。後來她説,“那段出走非常失敗,感受到世態炎涼,前後加在一起不到一年時間。”

  從那以後,她就心甘情願地回家,再也不想出去了。

  “去摘遙不可及的星”

  不想出去並不意味着安於現狀。

  即使馬上50歲了,她的性格依然很活潑。她有一個座右銘:像小姑娘一樣生活。他們家三口人都比較獨立,關係平等,像朋友一樣。愛人對她説,喜歡什麼就去做,即使對有的事情持保留意見,他也不會直接反對。

  她喜歡一個人旅行,享受孤獨的感覺,華東各地、陝西、內蒙古、遼寧、天津、北京等地都去過,暑假準備去青海。她寫網絡小説,作品超過200萬字,已經加入長春市作協和吉林省作協。最近幾年,她開始追星。她認為無論什麼年齡,都有欣賞美的自由和權利。

  她最早喜歡的是鄭雲龍。“因為我特別喜歡音樂,所以很喜歡《聲入人心》節目,鄭雲龍的表演對我來説是藝術享受,我從中獲得了美好的東西。”

  鄭雲龍説“去摘遙不可及的星”,這句話她一直記着。“人家孩子都能做到,我快50歲了為什麼不能做到?我心裏真的產生了這樣的想法,去摘遙不可及的星。”

  “重拾年輕時的夢想”

  謝常紅考研是被兒子鼓動起來的。去年,她兒子準備考研,想拉着她一起考。“他説,媽媽,你跟我一起考研吧,你肯定能考上。然後我突然就意識到自己找到方向了,研究生是我夢寐以求的,要是考上了,不就是摘到自己的星了嗎?”

  考研選專業的時候,她跨專業選了英語翻譯。她兒子本科學的是計算機專業,也跨專業選了心理學。

  考前三個月,她開始拼命複習。那段時間每天學習至少十個小時,一直學到深夜。2020年12月26日,她和兒子一起進入考場。正月十五元宵節,初試成績出來,她的成績不錯,總分400分。之後的複試是線上方式,她覺得自己的表現不太好,結果綜合成績排在第十名,她被錄取了。

  那天她發了個朋友圈,感謝兒子,感謝愛人,感謝親人和朋友,還感謝音樂劇演員鄭雲龍。“如今,我重拾年輕時的夢想,堅定不移地大步向前。”她在朋友圈這樣説。

  謝常紅兒子的分數超過了國家線28分,但是沒有達到所報學校的複試線,又不想被調劑,準備繼續挑戰。“他才21週歲,機會還多。我説你要是有信心,考幾年我都支持你。”

  “活到老,學到老”

  9月份就要入校學習,謝常紅很是期待。“我應該是班裏年齡最大的,可能比老師還要大,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,這方面沒有焦慮,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高高興興去上學就完事了。”

  她對接下來的兩年研究生學習已經有了規劃。“我肯定會珍惜,一定要好好學,可能當不了翹楚,但肯定不能成為最後幾名。”畢業後的發展她也想到了,如果能在翻譯這個行業立住腳,就去搞翻譯,如果説沒有這方面的天賦,就繼續當老師。

  謝常紅覺得,女性不管到什麼年齡,都不要放棄自己。“從形象上説,大多數人都很普通,但是不要放棄自己,一定要清清爽爽,百十元的衣服也可以穿得漂漂亮亮的。我走路不好看,但是就喜歡穿旗袍,每次出門都戴耳環塗口紅。女性也不要放棄學習,雖説不一定都要考研究生,但要讀書,可以學點書法繪畫,即使跟人聊古裝劇也可以有話題。”

  她喜歡一句英語諺語:One is never too old to learn(活到老,學到老),不僅經常在課堂上講給孩子們聽,也常常用來勉勵自己。

  “這句話讓我活到四十幾歲直至‘奔五’,還是渾身充滿活力,經常去學唱新歌,刷微博去接觸最新鮮的東西,看到小帥哥小美女還能夠由衷地去欣賞,常常約幾個好友吃個飯、聊個天、逛個街……我想,這就是一種人生的積極狀態吧。我想,過了50歲、60歲、70歲,我還可以保持這樣的狀態,至少我一定會為之努力。”

編輯:張龍

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,